- 栏目导航 -

是师,仍是友?他的翰墨,像从远处走来患上一位故友,从老远就开始呵呵的笑着,彷佛从天际飘来的超尘脱俗的道者,不,不是道者,他没有那么不吃烟火食,他的字里字你看,他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