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栏目导航 -

提个红色的塑料兜,我坐在后面,他一踏脚板,车子就疾驰在公路上了。只有在路上才感觉身上有几丝勾当的风。表情顿觉清新。

公路两边的垂柳虽没了旧日的翠绿、显出了墨绿的浓密,但那齐刷刷摆列着的模样面貌活像两列执勤的战士,肃静而挺直。灰色的道路两边刷着两道白粉条,看起来活像为道路镶了两道素雅的边,有眉有眼儿。车在向前奔,路在向后倒。后面路边有村平易近组织锄草,银铃般的笑声老远就跟着人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