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栏目导航 -

稍纵即逝,留我残月如割;谁,欲说还休,惹我一身尘埃。旧墨未干,新痕却染。湿了幽梦,美了流年。

——题记

时辰如沙漏般一点一滴的流逝,想起曾同你们一同嬉戏玩闹的日子,恍如如一帘幽梦般,早已散去……

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,好似在听我诉说着咱们曾的跋扈獗,此刻的我从一个甚么都不懂的小女孩,蜕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