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 栏目导航 -

透过它敞亮的身躯,我清晰地看到了我自己。因此,我苍莽了:我是水,仍是水是我?